绿子。

失眠。
好想梦游去绝境长城。

小时候被教育无论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不要一次性吃完,所以吃苹果就是只能吃一个苹果,吃香蕉也是只能一次性吃一个香蕉。

那时候很穷,也被教育无论如何都要分享自己得到的东西。于是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抓一大把瓜子放在口袋里,然后去你家,把瓜子给你们吃。

我现在也会分享,可我有时候更想回到小时候。

因为喜欢狗,你一直想改变它吃屎的特征。于是你给它买好的狗粮,教它好的生活习惯。家里也见不得屎,久而久之你以为它已经改变了,而在有一天,你带他出去玩,却发现他朝着屎狂奔而去。你生气,愤怒:为什么我的狗始终改不了吃屎。

人大概和小猫小狗一样,你改变不了狗,可能更难改变一个人。而原本你可以不用下定决心去改变别人,而他给的大饼让你对生活有了幻想,你决定改变这种状态。而到底是你不应该改变它这件事情是错误的,还是他让你有幻想这件事呢?

生活的矛盾多发,感情也消耗殆尽。

一点也不想上班。想在家工作到死。

今天跟清晨说我想回去,他说反正他习惯独处,所以分开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

好想把他剁碎了吃下去然后他就永远跟我在一起。

好可怕啊,我居然有这种想法,而我居然不接受自己的真实面目是个变态。

然后异地不到一周给我的教训就是:千万不要轻易就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分开,即使是你认为你拥有完完整整的自我以及还有一颗假装千锤百炼的心。

今天找到了工作,意料之中并不惊喜,我只想飞回去找清晨。

春天最烦的东西,宁可在家玩一个季度的猫也不愿意出门去。

昨天晚上去朋友那里做饭,一个公务员来看房。唉~满屋子的公务员味好难闻。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特意画了一个妆,出于心理原因我自我认为自己很是美丽。匍匐着在雾霾与风沙中前进,新涂的口红也粘上了风沙的气息。口红会不会变成雾面的呢?还是说跟泽鹏说的一样,她的嘴唇又红又艳,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我蛇形一般的走位让周围小区的私家车在撞到我之前停下来,于是我得以坐上了差点就错过的23路。窗外的景色大致是一点观看的价值都没有,所以路过泽鹏家的时候我就在想泽鹏大概还没有起床,露露最近越发不听话,而清晨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打露露,我一度想把露露送到泽鹏那里让二胖教一下露露应该如何做猫(露露不会用猫砂是二胖教的。)

没有梦想的人,大概连坐公交自己应该想什么都不知道。公交车停在了银河大桥上,司机大叔拿起不锈钢的水壶,掀开盖子,热水的雾气像重庆早上的浓雾,大概水喝起来是温暖的。而飘出来的白气最终只是虚无。
我可能也是“一个”虚无,奈何人生是进口,而只有死亡才是出口。

刚刚写的东西被删掉了,烦躁的一团火,让我想把它扯出来,用尽所有的水给它冲个干干净净。

唉,说不定用不了这么多水,算了,还是尽量不要浪费。

我就是这么矛盾,希望自己可以好好思考的时候,胡乱的思绪像四月天最让人讨厌的柳絮,绕过眼镜飞到你的眼里,飞到你的嘴里,鼻子里,以及食堂的饭菜里。真是让人烦躁并且恶心的存在。我已无法好好思考,眼前全是柳絮乱飘。

一场吵架

早上被电话吵醒是找清晨的,他还在通宵的战场上和电脑死斗。说是最近的工作问题,我想起我还没有找论文稿要钱,所以挂完电话他就打开了电钢开始自己忙活,我躺在床上,自己打开手机想看看我昨天晚上买的东西发货了没有。
战争的爆发好像只需要一个点,他转头发现我没有在听他弹琴而是在玩手机后,一脸阴沉走过来,没有拉窗帘的屋子,不知名的暗打在他脸上,显得有些阴沉可怕,他说如果我们之间没有精神交流的话,这可能是我们以后分手的原因。
所以我进行了一整套我的理论模式:他说这是我们以后分手的原因,那么就说明这件事情对他已经造成了成吨的伤害,而这件事情对于我本身而言不具有很强的杀伤力,并不是来源于我不跟他交流,最初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是因为大概我的声色还是可以,但是后来他发现我听不懂伴奏,也不太懂节奏而说了我一顿。
(大致情况是这个样子,在某一天晚上停电了,我们点着暖暖的蜡烛吃了杨铭宇的黄焖鸡米饭,饭后的那段时间显得有些尴尬,睡觉太早,活动他不能打英雄联盟我不能玩手机,我提议说好久没有唱歌了,想唱歌,他很兴奋的抱着吉他我开始哼哼的时候他变得很严厉因为我听不懂伴奏和节拍,他很生气。但是我却不知所以,从小到大没有告诉我听歌要记住伴奏,大概就是你把一首歌放出来我知道哪里有钢琴加进来,哪里有小提琴加进来,但是你把歌声除去后我就完全不知道伴奏是什么东西。而我们因为这个问题吵架是因为他带我去听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会我因为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差点痛哭流涕这个点让他很触动,认为我好歹也是个有乐感的人。)
所以他一边嫌弃我很笨,一边又逼着我跟他共鸣。我想这对我很难,我无法在被他一竿子打死的地方再去积极寻找共鸣,所以我对他说,如果你觉得我们已经无法进行精神上的交流的话,我们应该趁早分开。
他说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我想只需要你对我弹琴的内容有丝毫的共鸣,这句编得很好,这句不太好我就心满意足。
心想:自从被你说我什么都不懂而生气后,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作何应对。然后我说:我以为两个人在一起你有你喜欢的事情,我有我喜欢的事情,也许我们彼此都是对方的门外汉,但是你不能说这是人为的不交流导致的分手。而你如果觉得这样已经无法拯救,那我实在也是别无他法。想分手呢就要趁早。
后来我已经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好像有种寻找本质的魔力,而我发散出来的思维跟他不在一个频道上。
他好像是在说女性听懂男生表达的意思很重要,我也转述告诉他说男生听懂女生表达也很重要。他给我举例说明了,说鹏宇(他的好朋友)之前他们一起玩的时候,教鹏宇东西的时候,他就会说卧槽你居然说我不会我要学会。
心想不知道其他女生是不是这样,反正我是那种我跟你唱歌你却骂我不懂伴奏和节奏我大概下次就不跟你一起唱歌了。
而他还在强调鹏宇之所以跟前女友分手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女友在他弹吉他的时候总是会默默的听,前女友也是听不懂伴奏就默默玩手机。
我心想这能放在一起比较吗?前女友默默玩手机是因为听不懂而男生没有给她时间学或者花点耐心去教她,却责怪女生不跟她沟通不能引起共鸣;而现女友是清晨教的乐理,能听懂能感知或者本身对于音乐比较敏感而觉得爱她多一些。给我举例是想告诉我沟通多重要的话,我必然只会觉得是因为本身之间存在的爱就是不平等。
扯了一早上的这些问题,最后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我只是默默的告诉清晨我不太愿意莫名其妙的就为别人改变,要么两个人调整要么就不在接着在一起。他好像也觉得从我这里找不到什么突破口转而开始说其他的话题。
这场架真是吵得我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