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今日牢骚,心情不太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别人能说得出自己的理由,就算是做错了我也不会刻意责怪。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好的品质,将理解最大化,也许在很大程度上能够让我跟别人相处得更愉快。
实际上也是如此,我与同学,陌生人,以及自己的好朋友,都给予对方最大的理解,同时我也将这个理解给了我的男朋友。
所以他经常跟我说,对不起我睡着了,对不起我打游戏听不到你说话,对不起我这个人就是从小就喜欢拖拖拉拉。我当初决定给别人最大的理解的时候,大概永远也猜不到我会因为理解而给自己带来苦恼。
所以最近我一直在想,那些结婚多年的人,是不是最后都会过我现在的生活,是不是也会觉得嗯,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




下午醒过来的时候,我出去拿快递。是前两天看到的新眼影,我大概扔了得有三盘眼影了,现在手里还有两盘,我觉得根本就不能用。
也许一直以来都没有意识到,并不是眼影出现了问题,也不是我学习的攻略不管用,而是因为我一只眼睛是单眼皮,总算明白这么多人诅咒单眼皮的原因了。
刚刚修剪过的灌木丛,闻得见嫩绿的生命气息。小区的广场是在放露天电影,我大概是八岁的时候看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露天电影,好像是《地道战》,听到机关枪的声音,还会到处躲。
回到家里,曾经一起看地道战的朋友,给我发消息说这个月月底要结婚了,我们曾经在众多周末不睡觉的日子,曾经反反复复的讨论以后结婚的事情,我们那时候约定好,以后结婚一定要骑自行车去参加婚礼,在婚礼上做洋芋蛋糕。(曾经给小伙伴做过,是我吃过最特别的蛋糕,毕竟长大了就没有人愿意给别人花心思了,现成的用钱买的东西也代表着心意)。大家在群里都说,因为读书,工作大概都回不去。我想大概她有了新朋友与男朋友之后,也不会太在意小学时候的伙伴会不会参加她的婚礼吧。
虽然我自己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但是还是希望她过得好一点。至少在同居之后,可以少一点生活的烦恼。


最近总是反反复复想起那个摘金黄稻穗的故事。说是路过农田,摘最金黄饱满的稻穗。
人如果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知道人生中的哪个人才是最好的呢。真是一辈子都在寻找那个所谓的灵魂伴侣,也一辈子也找不到答案。
烦躁到易燃易爆炸。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