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被闹钟吵醒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那句冬天早上醒来就可以坐起来的人,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邵清晨有一句话叫你如果要叫我起床一定要抄醒我,对,没错是抄醒我。我推他他的意识也并不清醒,我想大概昨天晚上说好给我做汤的事情看来是要泡汤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在我三番推搡下,他睡眼朦胧的坐了起来,然后掀开被子找到衣服套上套了一双不知道是凉鞋还是拖鞋就去了厨房。动作流畅到我觉得震惊,他是我见过最爱拖拉的男生简直没有之一。


然后我喝到了昨天要吃的排骨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