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子。

  二零一六年的第一个月刚开始那会儿,我告诉他最近是摩羯座水逆高峰期的时候,他是不信的。然后他贷的两万多块钱就因为逾期,被要求提前还全款了。然后他因为欠钱回不了家过不成年,在北方各种他不喜欢的人群里翻滚。然后他和我从两三天吵一次架变成天天吵架,题甚至深刻到穿一条裤子或者多睡半个小时与人品的关系。然后他抬头碰倒杯子低头绊到线,出门上班躺着也得罪人。然后昨天晚上,他在出租车上把他最喜欢的耳机和存着我裸照的手机都弄丢了。
  他说他现在特别怕把我也弄丢。
  我心想这家伙真是没常识,只有主人弄丢小狗,哪有小狗弄丢主人的。

评论

热度(3)